行销网首页
文档中心
名家专栏
行业
资源中心
中国媒体
世界名企
办公工具箱

酒类市场:消费者是老板

2017-05-03   查钢
评论:0

据说现在很多酒企都在忙,忙着进行产能扩建、渠道精耕、新产品规划,社群营销……

中国酒市场在互联网及资本市场的催生下,正在构筑新的生态产业链,面对日益恶化的竞争态势,酒企们都想争夺到未来市场的博弈主动权。

从夏代始有酒,盛于唐宋,酒就一直伴随着人类生活。原本是extra(额外)的东西,现已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喝酒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求醉,而是一种生活需求。民以食为天,中国的酒文化渊远流长,酒文化联系着餐桌,是饮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酒强调地域特色,历史与工艺传承,而西方洋酒文化一直诉求生活方式(充分享受酒的美味)和交际的功能,洋溢着时尚气息,消费者选用洋酒的时候,彰显自己的“品味、优雅、国际范儿、时尚、身份”。如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我们可以发现他们喜欢喝洋酒的原因仅是因为喝洋酒感很酷,不需要餐桌,可以随时随地的把玩品鉴。

有消费调研显示,饮酒者不外乎分为两种人群:一类消费者是忠诚饮酒者,他们主动式饮酒者,他们会偏爱一两种酒,但并不排斥其他各种酒种;另一类消费者是生活饮酒者,他们会因为工作应酬或社交需求而喝酒,尽量量少和数量有限,但他们对酒消费并没有特别的偏见。

随着消费的不断细分和多样化,酒类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标消费者的物质和文化的消费需求都在不断的在满足和被满足着。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为能买到一瓶好酒为荣;市场经济初期阶段,有什么酒的广告我们就喝什么酒,并美其名曰:流行酒;随着广告泡沫的破灭,消费者心里有了自己选择的一杆秤,那就是品牌的选择;后来消费者发现,同一品牌的产品实在是太多,价位差距也很大,小品牌里也有高端酒,大品牌中也有低档酒,自己在选择时也眼花缭乱,消费者开始心里也没底了。

如何才能引导未来消费者的需求呢?据说在中国有近四万家白酒企业,品牌不计其数,然而其中99%是地方品牌呢?长期的惯性思维使我们的酒企以产品和技术为单一中心(对内),却忽视了以消费者消费诉求的另一中心(对外),埋头搞研发,改工艺,这样只能走出路,却走不远。虽然企业厂区的围墙早已被拆除,但是众多企业的发展思维并没有从企业内走出来,到消费者中间去。

“我的爱好就是研究消费者”,在这一点上“鬼才”史玉柱就成功复制了脑白金,完全把黄金酒按保健品的模式经营,以定时定点的广告式轰炸及地堆展示支撑。黄金酒不仅强烈地满足特定消费群体,作为送给爸妈及长辈的指定用酒,同时还通过独特模式来区隔竞争对手,我们看到与其他白酒侧重餐饮不同,黄金酒始终出现在商超内而非酒店。相反椰岛鹿龟酒又想送礼,又想保健,还想在餐饮渠道出彩,结果都不讨好。

当初劲酒的“小瓶酒”正是抓住了快节奏的消费生活,规格适量,价格适中,方便消费,顺应了消费者的实际需求。相同是“小方瓶”,“我是江小白,生活很简单”。以最不像白酒的白酒,赢得了年青一代的心。在白酒界最懂消费者的非江小白莫属。

“心悬天地外,兴在一杯中”。江小白,不能说是一款最好喝的酒,但绝对有着满满的消费情怀。酒不仅是用来“喝”的,也是可以“玩”的,善饮者总是在追求酒之外的东西。“江小白”在传统的酒类市场上是一匹黑马,也为挖掘未来消费者的潜在需求找到了一个“撬点”。

市场上有观点,认为未来的酒市场会逐渐成为奢侈品市场的一部分,但笔者认为,这个观点是片面的,过大的夸大了酒的酿造和文化价值是为了满足部分消费群体的垄断心理,但酒水作为消费生活中的精神饮品和情感消费品,它不可能只是属于小众人群。

喝酒,兴之所至。健康需求只是依托在产品的基本需求之上的一个正确的饮酒观念,承载过多的健康概念的保健酒不是酒。消费本身就是一个情感价值体验的过程,是不是消费者没有酒喝?又不是非买不可呢?

如今网络生活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互联网时代,“消费者是老板”!这不是一句口号,企业通过网络与他们的消费者建立全新的品牌关系,以消费者关系为中心形成的粉丝与社群,能更多,更准确地挖掘和总结消费者的核心需求,让消费群体成为产品的参与者、主导者和分享者。

德鲁克认为,企业本身打算生产些什么样的产品并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并不能起到关键作用。消费者想要买的是什么,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是什么,这才是有决定意义的。

酒企只有保持对消费需求的长期关注,将产品结构建立在市场环境、竞争格局,乃至消费趋势等变量的基础上的,能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应对不同发展阶段主动作出不同调整,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利润可持续增长。

据说现在很多酒企都在忙,忙着进行产能扩建、渠道精耕、新产品规划,社群营销……

中国酒市场在互联网及资本市场的催生下,正在构筑新的生态产业链,面对日益恶化的竞争态势,酒企们都想争夺到未来市场的博弈主动权。

从夏代始有酒,盛于唐宋,酒就一直伴随着人类生活。原本是extra(额外)的东西,现已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喝酒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求醉,而是一种生活需求。民以食为天,中国的酒文化渊远流长,酒文化联系着餐桌,是饮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酒强调地域特色,历史与工艺传承,而西方洋酒文化一直诉求生活方式(充分享受酒的美味)和交际的功能,洋溢着时尚气息,消费者选用洋酒的时候,彰显自己的“品味、优雅、国际范儿、时尚、身份”。如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我们可以发现他们喜欢喝洋酒的原因仅是因为喝洋酒感很酷,不需要餐桌,可以随时随地的把玩品鉴。

有消费调研显示,饮酒者不外乎分为两种人群:一类消费者是忠诚饮酒者,他们主动式饮酒者,他们会偏爱一两种酒,但并不排斥其他各种酒种;另一类消费者是生活饮酒者,他们会因为工作应酬或社交需求而喝酒,尽量量少和数量有限,但他们对酒消费并没有特别的偏见。

随着消费的不断细分和多样化,酒类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标消费者的物质和文化的消费需求都在不断的在满足和被满足着。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为能买到一瓶好酒为荣;市场经济初期阶段,有什么酒的广告我们就喝什么酒,并美其名曰:流行酒;随着广告泡沫的破灭,消费者心里有了自己选择的一杆秤,那就是品牌的选择;后来消费者发现,同一品牌的产品实在是太多,价位差距也很大,小品牌里也有高端酒,大品牌中也有低档酒,自己在选择时也眼花缭乱,消费者开始心里也没底了。

如何才能引导未来消费者的需求呢?据说在中国有近四万家白酒企业,品牌不计其数,然而其中99%是地方品牌呢?长期的惯性思维使我们的酒企以产品和技术为单一中心(对内),却忽视了以消费者消费诉求的另一中心(对外),埋头搞研发,改工艺,这样只能走出路,却走不远。虽然企业厂区的围墙早已被拆除,但是众多企业的发展思维并没有从企业内走出来,到消费者中间去。

“我的爱好就是研究消费者”,在这一点上“鬼才”史玉柱就成功复制了脑白金,完全把黄金酒按保健品的模式经营,以定时定点的广告式轰炸及地堆展示支撑。黄金酒不仅强烈地满足特定消费群体,作为送给爸妈及长辈的指定用酒,同时还通过独特模式来区隔竞争对手,我们看到与其他白酒侧重餐饮不同,黄金酒始终出现在商超内而非酒店。相反椰岛鹿龟酒又想送礼,又想保健,还想在餐饮渠道出彩,结果都不讨好。

当初劲酒的“小瓶酒”正是抓住了快节奏的消费生活,规格适量,价格适中,方便消费,顺应了消费者的实际需求。相同是“小方瓶”,“我是江小白,生活很简单”。以最不像白酒的白酒,赢得了年青一代的心。在白酒界最懂消费者的非江小白莫属。

“心悬天地外,兴在一杯中”。江小白,不能说是一款最好喝的酒,但绝对有着满满的消费情怀。酒不仅是用来“喝”的,也是可以“玩”的,善饮者总是在追求酒之外的东西。“江小白”在传统的酒类市场上是一匹黑马,也为挖掘未来消费者的潜在需求找到了一个“撬点”。

市场上有观点,认为未来的酒市场会逐渐成为奢侈品市场的一部分,但笔者认为,这个观点是片面的,过大的夸大了酒的酿造和文化价值是为了满足部分消费群体的垄断心理,但酒水作为消费生活中的精神饮品和情感消费品,它不可能只是属于小众人群。

喝酒,兴之所至。健康需求只是依托在产品的基本需求之上的一个正确的饮酒观念,承载过多的健康概念的保健酒不是酒。消费本身就是一个情感价值体验的过程,是不是消费者没有酒喝?又不是非买不可呢?

如今网络生活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互联网时代,“消费者是老板”!这不是一句口号,企业通过网络与他们的消费者建立全新的品牌关系,以消费者关系为中心形成的粉丝与社群,能更多,更准确地挖掘和总结消费者的核心需求,让消费群体成为产品的参与者、主导者和分享者。

德鲁克认为,企业本身打算生产些什么样的产品并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并不能起到关键作用。消费者想要买的是什么,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是什么,这才是有决定意义的。

酒企只有保持对消费需求的长期关注,将产品结构建立在市场环境、竞争格局,乃至消费趋势等变量的基础上的,能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应对不同发展阶段主动作出不同调整,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利润可持续增长。

来源: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作者介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