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销网首页
文档中心
名家专栏
行业
资源中心
中国媒体
世界名企
办公工具箱

HTC的掌门人:独行者王雪红

2012-06-18   王长胜
评论:0

王雪红创立的HTC从代工起家,后转入自主品牌,其凭借着运营商定制、机海战术、微创新用户体验,得以成为美国最畅销的智能手机品牌之一,市值一度超过当年的行业领袖诺基亚。2011年6月,《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王雪红与丈夫陈文琦以68亿美元的净资产打败上一年的台湾首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成为新一代“台湾首富”。HTC强势地位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引发全球侧目。

实现这一切,王雪红并非依靠了父亲的资源,如果有,那就是父亲对她“独立性”的培养。

父亲的恩泽

王雪红1958年出生在一个大家庭,其父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有三位太太,育有二子七女。大房郭月兰未有生育;二房杨娇生下了二男三女,王贵云、王雪龄、王文洋、王雪红,以及弟弟王文祥;三房李宝珠则为王家生下四位千金。

王永庆的信念之一就是要培养孩子的“独立性”。王雪红的哥哥、姐姐都是从小被送到英国读书历练。到了王雪红,王永庆发现,世界的经济文化中心已经从英国转移到了美国,遂将15岁的王雪红“扔”到了美国旧金山一个犹太人的寄宿家庭,开始了她的独立求学生涯。王永庆要求每个子女有家书,才有生活费,儿女回信,还要报告花了哪些钱,连买条牙膏也写上去。

与父亲的书信往来,成为王雪红日后创业的一大笔“财富”,王雪红回忆:“父亲会把自己处理公事所遇到的困难,如何追根究底解决问题的始末都写在信里,这是我最美好的回忆和资产。虽然,他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在我眼里,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如今,这笔“财富”正在发挥功效,就在HTC突然崛起如日中天的这一年,由于缺乏芯片和操作系统垄断技术,HTC遭遇苹果起诉,在欧美运营商定制的制胜策略,也正在遭遇围攻。在与苹果的角斗中,专利诉讼的泥潭将使得占据HTC半壁江山的欧美市场随时有可能遭遇禁售的重创;而同为多平台智能手机的三星,其一体化垂直整合的产业链模式,后劲十足,直接威胁到了代工出身的HTC。内忧外患,激烈的竞争直指HTC曾为之骄傲的“产业生态系统模式”,王雪红带领的HTC正在遭遇着每一个大企业都要面临的成长瓶颈和命题。

然而,对于王雪红本人,这些挑战早已司空见惯,擅长陪大象跳舞的她,当年面对行业霸主英特尔的警告时竟毫无惧色。梦想成为作曲家却自知没有音乐天赋的王雪红,进入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音乐系作曲组,仅仅三周之后,就改变了主意。“我自己作曲,要想很久才能写出一个句子,但别人蹦蹦跳跳就出来了!”与导师长谈后,王雪红转到了经济系,由一位梦想作曲家成长为今天的商界领袖。

1988年,王雪红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她没有向父亲借钱,而是用母亲在台北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借贷了500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12万元),买下了硅谷的一家公司,这就是后来的威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

威盛的业务重点锁定为芯片组,销路一直不错,却也引起了国际大佬的警觉。1992年的一天,当时IT业巨头英特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安迪·葛鲁夫提出想见王雪红。没想到,这次召见却是葛鲁夫对她发出警告:“你不该做这个,英特尔对芯片组的挑战者会非常严厉。”

王雪红和当时的创业伙伴、后来的先生陈文琦很不服气。“美国芯片组早期带头研发的人几乎全是来自台湾的留学生,而且英特尔把产品做得非常贵,凭什么不让别人做芯片啊?”王雪红展现出她“拼命三娘”的劲儿,用了7年的时间,攻下了全球70%的芯片组市场,1999年,威盛上市了。

英特尔又来找麻烦了。威盛每开发一款新品,英特尔都会告他们“侵权”。继续不服的王雪红飞往世界各地迎战英特尔的诉讼攻势,前后参加了100多场听证会。

“我们最后赢了。我们是唯一一家中国公司跟他打到最后,他来跟我们在夏威夷和解。英特尔是一个多么大的公司,我们是多么小的公司。那个时候是8个国家,大概三十几个城市我到处飞。最后,在夏威夷,我们算是胜诉,是和解胜诉,不容易。”如今正纠缠于跟苹果公司专利官司中的王雪红笑谈10年前的那段往事。

陈文琦这样形容妻子王雪红:“该强势时绝不退让,对想要达成的改变会力争到底。”

挑战强权

早在HTC的“代工”时代, 2001年便与微软、康柏合作推出全球第一部Windows系统PDA。由HTC代工生产的PDA一度占据全球销量的50%。鼎盛时期,全球范围与HTC合作的电信运营商达到50多家。每当HTC被质疑为“代工”品牌时,王雪红都要解释一番:“HTC从来就没做过代工。大家不太知道,HTC是从ODM(原始设计制造)做起,为众多欧美运营商贴牌生产手机。”

无论如何,HTC的代工模式完全颠覆了台湾产业教父施振荣那条著名的“微笑曲线”。笃信基督教的王雪红身上有着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当芯片领域的创业者和风险投资都选择避开英特尔,在对手更弱小的领域寻找创业机会时,她却创立威盛电子,直接和英特尔叫板。而HTC选择进入智能手机领域的时候,那里当时甚至还不曾出现过对手。

在HTC的历史上有很多里程碑式产品:全球第一台基于微软Win CE平台的掌上电脑、全球第一部2.5G智能手机和全球第一部搭载谷歌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2010年推出第一款4G Android平台装置HTC EVO 4G,以及2011年推出全球第一款4G LTE智能手机。而在这些里程碑式产品的背后,是微软、高通、谷歌这些在IT业界赫赫有名的大腕。

作为个人电脑领域的霸主,微软对移动市场的企图心由来已久,但时至今日,微软仍未能在这个领域占据领先优势。1997年HTC与微软洽谈合作时,正是微软向移动市场迈出的第一步。微软的优势在软件、操作系统,它需要硬件厂商的支持,但绝大部分品牌商却对微软的新平台保持观望,而对王雪红而言,这却为HTC 打开了一扇门。

提起与国际大佬合作的历史,王雪红说:“我们中国人其实在做科技方面,是比人家晚很久,不管是台湾也好,大陆也好,都是一样,并不是台湾比较早,因为刚开始时很多人都是代工。我们应该研究怎么样去做核心技术,你一旦要做核心技术,就跟人家碰上,这并不是游走,我们真把基础打下去。因为你去看英特尔,还有微软,好多中国人,好多台湾人,为什么他们在微软就可以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我们也是从头到尾好好把基础建立起来,我们并不是用他专利跟他基础。所以我们可以跟他打,但是我们这个过程确实很辛苦,HTC走的路线又更不一样,我用我的实力,我让我的合作伙伴需要我。”

基于联盟的生态系统战略,一端连着欧美各大运营商,在另一端,HTC多平台发展横跨谷歌Android与微软Windows Phone两大平台。这极大地帮助了HTC在智能手机的窗口期迅速卡位。只是如今,这个窗口期在逐渐关闭。

在HTC之前,台湾电子业还没有从代工厂转型为品牌商成功的先例。就在HTC对外宣布向品牌商转型的前一年,代工业务仍异常风光。2006年几乎每个月,HTC都是在销量、收入创历史新高的亢奋状态中度过,到年底代工业务为HTC创造了1048.2亿新台币的收入,税后净利润252.47亿元。将一个盈利能力如日中天的业务彻底放弃转而投资前途未卜的品牌,周永明这个激进和冒险的决策让HTC的董事会整整挣扎了一年。那时候,HTC就像现在全球消费电子产品最大的幕后制造商富士康一样神秘,当时HTC经营团队几乎不对外曝光。他们既不谈论代工出货量,也鲜有人知道其财务数字。

但如今的HTC反而敢于与苹果针锋相对,喜欢挑战强权,在威盛电子时代也曾与英特尔打过硬仗的王雪红,早就把打败苹果作为自己的新年目标,在一次HTC尾牙大会上,她甚至毫不讳言要挑战苹果。王雪红说:“他(乔布斯)的观点可以改变全世界的人,每一个人都跟着他走,但是我不认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品位,每个国家有不同的文化。乔布斯认为一个产品可以满足所有的消费者,我们则认为,每一个消费者都应该特意地被满足。”

“我是基督徒”

和父亲王永庆在台塑集团的威严及中央集权制度不同,西方教育背景下的王雪红展示出平等沟通、充分放权的理念,也正因此,15年来,王雪红名下已经拥有了30多家公司,但是,每个公司从来不是由她一个人说了算,下属可以和她争执,也可以和她开玩笑。

一位曾在王雪红身边做事多年的管理人员回忆说:“她想要的人才,总会想尽办法把对方请来。高薪、高职位是一定有的,但她做得更多,会充分让你感受到被重视。”HTC首任总裁卓火土,正是王雪红“三顾茅庐”,在对方50岁的时候从美国请回台湾跟她一起创业的。

为了研发出厚度不到两公分的掌上计算机,HTC创业前两年赔掉了4.4亿台币,自认决策有误的卓火土要拿着房地契作为抵押品,希望王雪红能够继续投资下去,王雪红二话不说,再参与每股40元的增资认购,HTC创立前五年至少赔了10亿台币,才开始转亏为盈。此后,王雪红带领她的威盛和HTC一路高歌猛进。

“他们都是聪明的人,并不是他们做不出产品,而是市场还没有起来。”王雪红说,“用人不疑,如果不相信他,就不要请他。”在很多员工心里,他们追随的不是威盛、HTC,而是王雪红这位老板。

正是受了父亲的影响,现如今王雪红也把自己的两个儿子(老大17岁,老二11岁)“扔”到都美国求学。但是,她从不干预孩子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是在她心里,最希望两个孩子将来当牧师,而不希望他们继承自己的事业。

是的,王雪红信仰基督教,这是一个偶然的机缘。王雪红这种绝不服输的性格,使她活得如同绷紧的弦,严重到多日无法成眠。“我曾用尽各种办法却无法放松,也曾在夜半起来看书、踱步,苦背唐诗宋词,但却都不得其法,几乎濒临崩溃边缘。”她向笃信基督的大姐王贵云求救。大姐告诉她,要向神祷告并许下承诺,只要神让她入睡,她就愿意读一遍《圣经》。王雪红满心狐疑地答应下来,然而几次祷告也不见效,她忍不住向神大发脾气。大姐却提醒她,应当先向神守约,履行自己的承诺才对。

一天夜里,大约三点多钟,她拿起《圣经》读起来,恍惚中读到一句“他必使我安然睡觉”,然后,她竟然就真的安然睡去了。“这是我第一次经历神的同在与医治,也真实地感受到神与我的关系是如此亲密。”王雪红感叹道。

如今,基督教的信仰早已融入了王雪红的骨髓甚至企业经营理念,即便是在2012年HTC面临着来自苹果、三星等国际巨头的压力,她依然保持了一个乐观积极的心态。她说:“《圣经》讲,忘记背后,努力向前,向着标杆直跑。所以现在的一点小成功,或者是小失败,小困难,不代表明天会怎样。要看明天,看以后,看久一点,长远一点。因为我还有未来,我是基督徒,我相信永生,我在人生这个阶段,我要好好扮演我自己,好好对人有贡献,为了在天堂有更好的地方可以休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作者介绍

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