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电加速取代日系家电在华市场

2012-09-26  中国企业报道
评论数( )  

TOP

根据市场调查数据显示,夏普彩电的份额由8.8%下跌到4.7%,索尼的份额由5.9%下跌至4.4%,松下的份额已跌至0.4%,东芝、三洋等都跌至1%以下。

实际上,无论是对索尼、夏普还是佳能、松下来说,中国市场都是离不开的“重头戏”,甚至肩负着扭亏为盈的重任。因而“钓鱼岛事件”将会使日本电子巨头受到怎样的影响?而中国家电企业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为此,《经济参考报》记者专门采访了家电产业问题专家、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先生。

记者:有关数据显示,受“钓鱼岛事件”影响,8月份以来,日系家电在我国的销售额整体下滑,而随着该事件持续发酵,预计日系家电的销售还会继续下跌,如何看待日系家电在中国的发展?

罗清启:即使没有“钓鱼岛事件”的影响,日系家电的份额也在持续下降,这是大环境造成的:第一层背景是成本结构,随着中国家电产业规模的快速扩大,中国企业正在一定程度上掌控家电的成本结构,而没有成本结构优势的部分日本企业正在逐步退出;第二个背景是,中国市场以及中国家电产业造成的成本结构优势与我们的技术创新能力的叠合,造成了全球家电产业结构的重新布局,关键产业环节开始加速向中国集中并在一些领域开始逐渐替代日本的原有产业结构。

中国家电产业在这两个方面对日本的加速替代造成了日系家电在中国市场份额的持续下滑,没有什么意外,这个格局会持续,“钓鱼岛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这个趋势。

记者:针对日系家电销售下跌,国内有家电企业称,要抓住时机,争取从日系家电腾出的市场份额里多切蛋糕。在此消彼长的市场规律之下,日系家电下滑是否会促进中国家电产业的崛起?

罗清启:日系产品零售份额的下降会很明显,中国品牌的份额会上升,但这并不能完全证明我们的产业崛起。一个产业崛起的关键标志有三个:一、是否有主导产业技术体系的结构;二、是否有领先的系统产业运行管理的范式;三、是否掌握行业的成本结构。中国家电产业在这三个方面的进展速度很快,但离真正的产业崛起还有一定距离。不过,“钓鱼岛事件”或许会加速日本家电业的衰退和中国家电业的崛起速度。

记者:随着“钓鱼岛事件”进一步升级,有分析认为,日本家电企业会将投资重心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罗清启:这种观点是没有根据的,实际上国际上仍然有很多观点认为,组装加工类的投资可以随意搬走,去寻找最低生产要素成本区。其实,在包括家电制造业在内的整个中国制造业崛起之后,这类观点就已经过时。中国事实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和全球最大的工厂,历史上这样的国家只有美国在二战后生成过这样的结构和规模,而美国的市场容量与现在中国的市场规模是无法比拟的。

中国市场已经形成了全球独一无二的产业能力:一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容量,任何品牌不在中国市场研发生产产品是不可想象的;二是全球最低的综合要素成本。产业经济上的低成本区并不是工资的最低成本区,中国劳动力价格的上涨没有改变中国全球最低的综合要素成本,所以依照工资上涨而迁移投资的说法没有经济依据;三是最低的营运与移动成本,这个成本背后是中国全球独一无二的基础设施的巨大投资,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全球有哪个国家有中国这样的投资能力;四是产业的系统创新能力,这个能力的基础是规模巨大的产业簇群,今天的创新已经早已不是孤立的实验室的创新而是全产业链条的大规模的系统化的创新。综上所述,中国是全球家电产业唯一的最佳投资地,产业转移已没有太大的可能。

记者:日系家电衰退是近年来不争的事实,索尼、夏普、松下等企业均创下了巨额的亏损记录。日系家电在成本上不及中国企业,而在高端产品上又面临韩国和欧洲企业的冲击,日系家电在全球格局中面临怎样的难题?

罗清启:今天日本家电产业在全球的尴尬位置和处境是由日本的国家产业战略混乱造成的,至今日本国家产业战略仍然处在一个混沌混乱的状态中,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充分抓住中国家电产业崛起的机会,对自己产业的技术体系过于自信,强化部件产业淡出整机产品产业。

目前来看,日本家电业想把自己改造成为一个部件产业的战略是不成功的。淡出整机的结果是自己在制造环节的成本底线失守,在生产环节也逐渐地丧失了质量控制的实践机会,导致整机的产品质量下降,从而在零售领域的活动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产业对消费者需求的感应能力进一步减弱。

本文关键词:中国家电 日系家电
上一篇APP经济爆炸增长盈利堪忧 下一篇茶农改行是中国放任型农业的恶果

商讯

相关栏目

作者介绍

相关文章

 商讯:

专栏推荐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