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销网首页
文档中心
名家专栏
行业
资源中心
中国媒体
世界名企
办公工具箱

中粮借白水杜康开刀中国白酒市场?

2010-01-29   穆峰
评论:0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白水杜康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句名言是最合适不过了。

单凭一款有着30多年年限的特酿酒,白水杜康在过去的一年,打起了翻身仗,销售额从2亿跃升到3亿,而且还悄不响地把第二国酒的概念输送到了中国高端商政用酒的餐桌上,先是灌醉了亚洲经济联合会49国峰会的各国首脑,又不小心把宁高宁这个山东大汉灌醉了,以至于,媒体不断传来宁高宁想招安白水杜康的消息。当然,宁高宁不会像醉汉一样只知道喝酒,也在圆他进入白酒行业的夙梦。

白水杜康似乎不买账,把两家接触的消息捂得都要发霉了,倒是穆峰这厮以一篇《中粮拉拢杜康催生白酒行业变局》发到了1月6日的山东《经济导报》上,引来各大媒体一番热议,1月19日《中国食品报》刊载了全文。而近日中粮集团总裁助理曲喆在独家对话新浪财经时也表示,中粮集团为完善“全产业链”欲进入白酒行业,并未明确否定收购一事。

这倒好,白水杜康和中粮演起了双簧,愣是不认账,若不是《华商报》的记者跑到白水杜康的大本营摸消息,白酒行业的弟兄们还真以为风平浪静!记者这一摸不要紧,发现白水杜康也是个“花心大罗卜”,看着锅里,却想着碗里。原来白水杜康正与南方某个资本商扯着三角恋,其实又岂止是三角恋,《华商报》1月19日报道的消息是,单是去年,就有8家资本情人往白水杜康的怀里钻。这其中包不包括中粮,外人不得知,事实上,白水杜康在2009年的投资商眼里倒像个香饽饽。

其实中粮也颇有城府,去年暗地里向西凤抛媚眼。西凤与白水杜康同处一地,最远也不过数百里之遥,中粮与杜康的“绯闻”,西凤不能说没看在眼里,眼见昔日情郎,往身边的姐妹怀里送,西凤多少该有些沉不住气,但表面还是风平浪静,这让人意味深长。

埋了半个世纪的杜康

一个几千年前老祖宗留下的牌子,自汉代就美名远扬,曹操的一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让杜康酒横流中国历史数千年。不过杜康也真是有它的几分资本:酒的老祖宗杜康不但给普通中国人制造出了一个能销魂,又能解忧的精灵;杜康还学会了逢迎权贵,把自己老家白水杜康湾(沟)县太爷都不敢妄动的泉水,放到窖池子里,还弄了个掐头去尾老五混蒸混烧法,愣是把水和粮食弄成了达官贵人吹捧的流行。

古代没有香烟,也没有夜场,更没有迪吧,帝王权贵听倦了流水,看厌了霓裳,厌烦了厮杀,少不了找些排遣的介质,杜康酒就成了最佳选择。于是乎,项羽拿杜康给汉武帝摆了个鸿门宴,赵匡胤给他的将士们搞了个杯酒释兵权的把戏,电光闪石之间,天下,因为有了酒这个介质,就轻而易举地把玩在某个人手心里。所以杜康刚而不露的个性,被古代的政治家吹捧,饮杜康酒的人就是那些心怀江山的人。

当然也不尽如此,杜康的阴柔也能让人销魂,这点曹操都不例外,更何况那些风流的士大夫和骚人墨客了。因此中国古代的诗赋文化里都含着杜康的影子,苦的乐的、癫的狂的,悲的喜的,相思的、相聚的、别离的、迎娶的,杜康酒成了中国人的一大尤物。

甚至中国的思想家们也从杜康酒里嗅出了某些哲学的味道,孔子喝了,觉得有礼的味道,老子喝了认为有中庸的味道,中国的文化核心就这么起源了。

杜康这一得宠不打紧,竟然带出了一个辉煌的酒家族,茅台出世、古井贡问世,五粮液、剑南村子子孙孙无穷无尽,酒家族枝繁叶茂。当然他们的前生前世或许叫液啊水啊什么的,类似与民间的狗啊,猫啊的叫法。这是文化发展的结果,也是今天包装的结果。但有一点不容置疑,杜康酒多少有些祖宗的底气。

酒的祖宗也有放不下的时候,至少在解放后,杜康有点没落的迹象,除了杜康湾留下了几十座百年的老酒坊外,杜康竟然绝迹了数十年,那些老酒也悄不声的埋藏在了白水连鸟都飞不过的山洞、窑洞里去了。

要不是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一次要求,杜康酒真的就被埋成古董了,倒是周总理有远见,要求把这个资源利用起来。不过杜康的命运还真多舛,刚准备给日本鬼子用的酒,却因为总理的西去,而搁浅,那批酒就成了老酒,没人敢动,没人敢喝,也没人敢卖,一埋就是近半个世纪。

中粮的暗伤

其实也算不上暗伤,只不过是中粮很久以前就想拿白酒赚钱了,这个念头的产生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不过总吃闭门羹。古井贡不给面子、沱牌“不识大体”、连那个当时只有3个多亿的西凤也有些“不识抬举”,愣是把这个财大气粗的产业大佬弄得心情不爽。

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宁高宁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豪气的山东汉子,天下何处无好酒?

倒是杜康引起了中粮的注意,其实白水杜康一开始在中粮眼睛里并不是有情人,而是一番波折后,才发现了白水杜康这个潜力股。

当然中粮的眼光是毒辣的,也许是在与诸多白酒企业的拉锯谈判中,眼光大开。中粮一眼就看穿了中国白酒市场的本质——白酒市场,尤其是高端白酒市场多少有些虚火。比如各大名酒爱耍的年份概念,就不那么实在,例如某名酒2009年的一级酒年产量8000吨,销售量确是1.2万吨,那多出的量是怎么来的?只能是拿新酒兑老酒。

不过我们相信尽管大家都在玩概念,但刚开始的那几年,茅台、五粮液、剑南春还有西凤酒一定是真刀实弹的拿老酒往消费者的酒桌上送。但是哪来那么多的年份酒!消费者会算账啊,何况媒体也盯这个事情。打年份的,打洞藏的都底气不足了,15年前粮食充裕,还可以想象,酒厂多存些老酒,但30年前,50年前呢,三年自然灾害,粮食凭票,吃都不够,哪有这么多的粮食让酒厂作践。

所以,撒花露水终究是顶不住太阳晒的,拿老酒兑新酒的办法长不了,但酒厂都有惯用的招数,2010年1月起,茅台祭出涨价大旗,整个一月份的白酒市场除了“涨”声,还是“涨”声。

此时,中粮出手了,中粮早就摸透了杜康那点老家底,现在早不是30年前,什么都敢喝,什么都敢卖,那点家底拿出来,说不定能换成中粮在白酒市场的金锭子。至于此前在白酒市场受的那些伤,也就自然痊愈了,“酒”不是万能的,但“钱”是能让眼珠发绿嘀!

杜康是不是中粮的枪杆?

对于中粮的算盘,白水杜康应该心知肚名,所以杜康的老板张红军不声不响,净给行业摆哑巴,这让不少人觉得在摆谱。其实杜康摆什么谱,即便是有那些老酒,有点在白酒市场竞争的资本,也没有资格摆架子,但张红军的尴尬谁又知道,因为中粮也不是好对付的主。中粮对谁都是开口控股,闭口兼并,一副大腕的做派,作为杜康,给中粮来个冷脸也是好的,你一热情,好像八辈子没见过世面,人家肯定小瞧你,所以白水杜康尽量摆出一副宠辱不惊的脸孔。这我倒觉得,张红军有点手腕。

杜康在中粮眼里算什么,外界猜测最多的是中粮拿杜康当枪杆子使。张红军对此也有所觉察,所以否认一切中粮与杜康的谈判信息;倒是中粮拿着热脸贴了杜康的冷酒瓶似的。不过,中粮不傻,中粮拿杜康一可以试西凤的底线,二也给自己多了个选择的筹码。

不过杜康肯定也不是中粮碗里的肉,任其摆布,所以,杜康一边和中粮接洽,一边又拿8个资本商来压中粮。8个资本商是谁不知道,但江苏斯威特、深圳万基都与杜康有过接触,这个内业都知道。另外,白水杜康的冤家河南汝阳杜康也一直有并入白水的愿望,其实杜康蛮有底气的。

杜康2007年开始运作高端市场虽然比茅台、五粮液甚至西凤都晚,但起点很高,除了一开始提到的亚洲经济年会49国峰会和APEC外,还打到了国宾馆和北京饭店,这势头,确实让中粮刮目相看。

中粮当然很希望在白酒行业能整出点动静,至少在潜力上中粮是看中杜康的,杜康呢,当然也需要资本的介入,也希望有中粮的渠道。

这点正如《华商报》记者李王艳所说,双方的相互介入,最终的结果是双赢。至于给白酒行业带来什么影响,这个就不是两家考虑的事情了。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作者介绍

相关作品